欢迎光临霍邱新闻网!今天是2021年1月24日星期日
内容
  • 标题
  • 内容
  • 作者
搜索

新闻热线:+086-0564-2717666

网上投稿:hqnews@qq.com

首页 > 文学 > 详情
文/张正旭:《岔路镇志》之“记住乡愁、留住乡情”的现实指导意义
发布时间:2020-11-19 | 来源: | 作者:whl | 责任编辑: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出自《归园田居(其一)》陶渊明。这是古诗里描绘的乡村画面,也是今人情牵梦系的民居图景。这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的乡村田园,至今仍令人心生向往:一个院落、一座庙堂、一处古墓遗址、一棵古树等,它们不仅是珍贵的文化遗产,更是人们心灵深处乡愁的寄托。吕本中的“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马致远的《秋思》:“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诗人李洪的“庭前槐树绿阴阴,静听玄蝉今日吟”,无不勾引我们记忆深处的眷念,萋萋岁月,也是乡愁泼墨的一幅幅乡村水彩画,映照时光的眼眸。正如席慕蓉《乡愁》写得那样: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由此可见,乡愁是一种精神文化层面的情感代码,是人们对故乡里人与人以及人与物之间相处的物质环境的记忆。

  贾樟柯说过“城市文化只是个盆景,乡村才是中国文化的大海”。无独有偶,习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话道出了无数中国人对家乡田园生活的眷恋。岔路镇在改革开放开拓进取中,结合产业发展、乡村文明、乡村旅游,实现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不断提升农村居民幸福指数,秉承“看得见山、望得到水、记得住乡愁”工作思路,一路高歌。

  乡愁是什么?是孩童时牵牛吃草的一脉水塘,是夏日中供我们嬉闹的一方绿水,是夕阳里炊烟袅袅的一片屋顶,是世代传承的共同记忆。为了安放那一抹淡淡的微笑乡愁,保卫传统古村落、古建筑、古遗址、古城墙、古水井、古树等,记住乡愁,留住乡情,《岔路镇志》正是在这一起点之中应运而生,我们在行动。《岔路镇志》以文字记载、图片定格,让我们重温世代相传祖训,寻找传统文化基因,展现传统村落优美和谐的自然环境、布局合理的人文景观、丰富多彩的民风民俗、独具特色的乡土之物、深沉丰厚的文化积淀,梳理传统村落、古文物遗址的历史发展脉络,通过传承千百年的村规民约、家风祖训,找寻、探索民族文化的精髓,深入挖掘和阐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时代价值。随着美丽乡村建设蓝图的绘描,将以其原有历史风貌特征袒露、交往习俗缔结、乡土生活展现、民俗文化彰显、人文景观复活、方言口音塑造等,使传统的“部落”划分出来,重新搭配组合,设置一种与城镇化相对应的“美丽新村”,让人“诗意地栖居”,不仅是提供某种想象中的新村形象,也不仅是技术性地提供基础设施,更是营造新村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合力空间及居民群体性生活的“流程”,以实现特色型发展引领下的多元化生成和多样性满足,这构成新的“乡村美学”。在这一过程中,艺术正是乡村美学的精神性引领,在一步步向前推进中,呈现出重文脉、重生态、重持续的建设素质,向着升级、特色、和谐、宜居等方向发展。基于此,《岔路镇志》为“美丽乡村建设”提供展板与样图,从而让人们对田地的倚重,对故土的怀念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源源不断地在人们血脉中沸腾,从而激活思维空间储蓄记忆所散发的气息与芳香,屋上袅袅炊烟、乡村鸡鸣狗跳中复活。这一切都构成人们不能释怀、眷恋情思,安放温暖心灵归属。

乡情是乡村景观最鲜活的体香。乡村景观当属“劳作的景观”范畴,是乡村历史文化生活、风土人情、地域特色锻造养成,它连接着百姓劳作的生息、生活本质气息动态扫描仪,是这一地域最鲜活、最动情地深烙着历代生命生活的记忆。霍邱县岔路镇区域内,东有汲河萦绕,西有沣河盘旋,两翼盘伏,形成独特而又丰沛的淮河文化。人是文化的主体,物是文化的产物,文化和人的关系是最本质的。“淮河文化”,当然是讲淮河流域的人民的文化,或者进一步说,是淮河流域人民在淮河为主体环境因素的自然条件下生存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一系列反映他们的生存方式、生活经验、观念、价值与思想的文化遗产。在这里,我们必须强调,淮河文化的主体不是淮河,而是生活于、繁衍于、斗争于淮河流域的人民。除了认识淮河文化的主体性之外,我们还应该进一步认识它的时空性。文化是一定时空的产物,内容不会一成不变。比如说,老子有“崇尚自然”、“无为”的思想,对这些思想的真实含义可以有不同解释。汲河与沣河是淮河两道支流,经岔路段直达淮河入口处。岔路地区的文化是传统的农耕文化之淮河文化浸润,又遭到周边的寿州楚文化、皋城的皋陶文化、山桑的庄子文化辐射,加之,地域寺庙、遗址多处,其中,莲花遗址为市级文物保护单,还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中洪城孜遗址,淮河文化吸纳了多种文化的元素复合,形成了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人文地理是乡村规划与设计的精神源头,重塑这一地域美学特色至关重要,这是新村建设的文化格局与基调,做到了农耕文化展示、淮河文化泼墨的水彩写意画,并与劳作的景观融合,凸显文化底蕴。中国乡村具有极富张力的自然环境与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它们构成乡土文化的重要内容,于无声中熏陶着人们的精神世界。构建新的乡村美学与乡村生活,需要对乡土文化进行重新认识,即重寻人地关系的和谐、追寻乡土文化的基因、发掘乡土文化的个性等。作为村民参与文化生活的重要场所,乡村公共文化空间成为连接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重要桥梁。重寻乡土人文之美,成为乡村公共文化空间营建的基点。村民有了文化认同,才扎得下根,才能让“离土”生活变为“归乡”生活。《岔路镇志》正是对这一文化技术提供可靠的文化底蕴支撑,渐渐趋同并重塑其应有的价值。同时,《岔路镇志》重新发现乡土价值以实现乡村振兴,日渐成为当代社会的共识。尊重乡土文化、尊重人与自然的基础上,深入挖掘乡土人文之美,并观照村民生产生活,将乡村公共文化空间建设成富有乡情、乡愁的场所。

张正旭,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岔路镇志》责编。

发布时间:2020-11-19 | 来源: | 作者:whl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