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霍邱新闻网!今天是2021年1月24日星期日
内容
  • 标题
  • 内容
  • 作者
搜索

新闻热线:+086-0564-2717666

网上投稿:hqnews@qq.com

首页 > 旅游 > 详情
城西湖沧桑(首届淮河风情征文大赛一等奖)
发布时间:2020-10-26 | 来源: | 作者:王国信 | 责任编辑:


题记: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

                ——民谣

 

01

城西湖,是镶嵌在千里长淮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因湖在霍邱县城的西边而得名。

据说,城西湖是远古时代地壳变动时的一个塌陷区,自古水往低处流就形成了一个自然湖泊,东南西三面地势隆起为高岗,像巨大的手臂环抱着她。淮河在它的北边从西北流向东北,沣河在它的东边,由南向北与淮河交汇。淮河与沣河流到这里,因地势平缓低洼,泥沙沉淀下来,年深日久,湖底越淤越高,便形成了一马平川的大河湾。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修城西湖退水闸时,在地下十几米的深处挖出一具大象的完整骸骨,据专家考证为远古时代生活在桐柏山区的野象被洪水冲到了这里,为泥沙所掩埋,成为城西蝴古老历史的活化石。

城西湖总面积74万亩,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西北部地势较高,平均海拔2224米,东南部地势较低,最低处海拔1517米。早年,城西湖还是原生态的时候,雨水正常的年份,海拔高程21米以上为耕地,21米以下是水面。靠近淮河岸边的地势最高,俗称“河头子”,黎民百姓就沿着“河头子”筑台孜居住。筑台孜好比蚂蚁搬山,工作量很大,一般都是一家一户或家族合力而为,经年累月,甚至费时多年,利用冬闲,一锹锹一担担,在平地上筑起十几米高的土台孜,把土层夯实,在台孜上建房居住。筑台取土时有计划的挖成土井和池塘,以解决饮用水的问题,房屋多是“干打垒”的土墙草顶,富裕人家顶多也就是砖墙草顶,在房前屋后栽上桃、枣、石榴等果木树,在台脚周围栽植能防浪又不怕水的柳树,这样,一个庄台就建设好了。沿淮一带,有王台、赵台、余台、陈台、林台、张台、马台等等,台与台之间,相隔三五里,鸡犬相闻,遥遥相望。

庄台人家,洪水来了,房屋一般不会被淹倒,既能种湖地,又能下湖捕鱼捞虾。湖地,系清沙淤土,肥沃无比,插下一根木橛子都能长成参天大树,你无论是种下小麦、水稻还是大豆、高粱,都能获得大丰收,“收了大河湾,肥了半拉天”的民谣是真实的写照。有时洪水也会泛滥成灾,但农民总抱着侥幸心理:“种湾田,贩私盐,逮到一年是一年。”贩卖私盐,被官家逮到是要被重重罚款的,逮不到获利丰厚;种湖地虽然有被洪水淹没的危险,但碰上雨水少的年份,“一年熟,三年足”,还是划算的。

原生态的城西湖,是富裕的湖,美丽的湖。春天,桃红柳绿,夏日,麦浪滚滚,秋天,高粱红,大豆香;一年四季,有吃不完的鲜鱼活虾,丰裕的生活,养成了沿淮一带憨厚纯朴的民风。

 

02

历史上,城西湖常年蓄水面积,足有40多万亩,是真正意义上的湖。

那时,站在湖边,抬眼望去,浩浩荡荡,无边无际,汪洋一片。天清气朗时,碧波万顷,运货的商船、捕捞的渔船,在湖面上来来往往,白帆点点,清晰可见。那时的城西湖是霍邱通江达海的航运枢纽。而或风雨来临,浊浪排空,翻江倒海,如万马奔腾,又是一番景象。

城西湖水产品丰盛,一年四季有捞不完的鱼虾。用风网船扑捞,一网下去,收上来就是一二千斤,有鲤鱼、鲢鱼、鳙鱼、鲫鱼、鲇鱼、鳝鱼,还有白鱼(又叫翘嘴鱼)、刀鱼、马辫子和那通体透明、几乎没长骨头的银鱼、面鱼,……有一种鱼土名叫黄尖,头顶金黄,吻长而尖,牙齿锋利,身体匀称修长,重达百斤,以鱼虾为食,有“水老虎”、“淡水鲨鱼”之称,极其凶悍,一头撞去,能把木船撞个窟窿,月牙般的尾鳍一甩,就把小船拍翻了,因此,渔民又称它为“水上霸王”。一旦被渔民用丝网缚住,要让它带着渔船跑,等它精力耗尽才能把它捉上来,否则会把渔船带翻。城西湖里还有一种独特的水产,那就是驰名全国的沣虾。这种虾个头大,螯爪极其细弱,全身透明如水晶,腹下有一条红线,下锅后洁白如玉,肉质肥厚,鲜嫩可口,用这种虾摔虾仁,是送往宫廷的贡品。

湖边有沙洲、苇塘、蓼圃,在这些人迹罕至的旷野里,仙鹤、白鹭、天鹅、鸿雁、野鸭和无数叫不出名儿的水鸟自由自在的繁衍生息,每当秋熟季节,湖面上经常飘着大片大片黑白的“云”,那便是无数水鸟构成的。湖边湿地多生有蓼科植物,白蓼、红蓼、辣蓼,夏天开白色、亮粉红色或玫瑰红色的小花,圆锥花序,穗状,小花密集,观赏者颇多野趣;秋天结出谷米般的种子,是做酒曲的好原料。霍邱古为蓼国大概与此不无关系吧?

城西湖观景最佳处莫过县城西门口,如登高望远,无遮无拦,纵横百里,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朝晖夕阴,变化万千。我年轻时,常与好友在傍晚时分到这儿观看湖上风景:西山如黛,平湖如镜,归帆点点,渔歌互达,“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令人心旷神怡,遐思无限。

我的老友、作家王余九先生,祖居霍邱县城,是咀嚼着城西湖的鱼虾、听着城西湖的涛声长大的,少年时漂泊异乡,游览了无数名山胜水,可他总忘不了家乡的西湖,于是挥笔写下几首小词,寄托乡愁,读来意味深长:

西湖好,最好是清秋。两岸蓼花依翠圃,万只凫鸟宿沙洲,明月正当头。

西湖好,万顷碧波休。霞落高天沉水宅,虹飞大地起琼楼,世外此身游。

西湖好,虾跃鱼儿稠。千网翻飞鹏鸟翮,万家烹煮鲤鱼头,诗酒话风流。

西湖好,何必恋杭州。橹柄摇波声乃,鱼歌逐浪荡咦欧,真个解人愁。

 

03

城西湖的命运与淮河紧紧拴在一起,荣辱与共,休戚相关。淮河,古代是一条文明的河,与黄河、长江、济水齐名,并称为“四渎”,它曾经孕育了光辉灿烂的淮河文化,春秋时代的人就知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淮河,又是一条特殊而复杂的河流,以灾害频发和难于治理而闻名于世,曾经给两岸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特别是1938年黄河花园口决堤,黄河的泥沙淤塞了淮河入海入江的水道,淮河的生态遭到破坏,每到汛期,河水宣泄不畅,城西湖便饱受洪涝灾害之苦,几乎是“大雨大灾,小雨小灾”,“蛤蟆挤股尿,庄稼水中泡”。新中国建立之前,连年水灾,城西湖连续12年没有收成,湖区百姓家无隔夜粮,身无御寒衣,穷困潦倒,苦难至极,很多人被迫外出谋生,流浪他乡。

1950年,淮河出现了特大洪水,城西湖一片汪洋,政府将湖下灾民临时转移到南岗上安生。洪水刚刚退去,新中国就颁布政令,下决心“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城西湖治理盼来了希望。霍邱举全县之力,动员几十万民工参加治淮战斗,沿淮河上百公里摆开了战场,筑起了如长城般巍峨壮观的蓄洪大堤,它像一条巨龙挡住了淮河洪水,是城西湖的一道安全屏障,湖区人民又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在治理淮河“蓄泄统筹”的总体规划中,城西湖是被列为蓄洪区的,而且是淮河流域最大的蓄洪区,蓄水面积548平方公里,可蓄积洪水32亿立方米。是确保淮河安全渡汛的最后一张王牌。195419681991年淮河流域出现特大洪水时,县委、县政府坚决执行国家防总命令,对城西湖开闸蓄洪,让淮河中上游的洪水滞留在城西湖内,大大削减了正阳关以下淮河防洪压力,确保两淮煤矿、京浦铁路、淮北大堤和淮南、蚌埠城市安全渡汛,而城西湖内和周边20多万灾民却遭受房屋倒塌、被迫迁移的惨重损失。尽管如此,霍邱人民却顾全大局,无怨无悔,表现了“舍小家,顾大家;舍自家,为国家”的博大胸怀和高尚风格。

 

04

    城西湖辽阔的湖面和水下肥沃的土地,曾吸引无数贪婪者的目光,也寄托过有识之士围湖造田富国安民的梦想。上个世纪30年代中期,年轻的文化人韦立人带着围垦城西湖的梦想雄心勃勃走马上任当县长,并从省政府筹集30万银元,计划将城西湖20万亩水面改造成良田,但因财力、人力不足,工程标准低、质量差,加之老天不帮忙,惨遭失败,落得个丢官解职坐牢的下场。解放前夕,县城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也争相在城西湖跑马圈地、围湖造田,修筑了裴家圩、罗家圩、李家圩……与水争地,与民争利,但终因淮河失修连年水灾,无果而告终。

新中国成立后,安徽省委、省政府就动议治理城西湖,以改善湖区生产条件,减灾保收。1966年,是个干旱的年头,城西湖几近干涸,南京军区商请安徽省委同意,并报经中央军委和毛主席批准,拉开了围垦城西湖的帷幕。

南京军区先后集结两个师的兵力,在地方政府和几十万民工的配合下,硬是挖出了一条沿岗河,筑起圩堤把湖区围起来,将17.8万亩常年蓄水区变成了良田,建成了现代化的城西湖军垦农场。军垦农场内,田成方,树成行,渠道纵横,道路通畅;有整齐的营房,库房、还建有飞机场。在临淮岗修建了一座大型排灌站,24小时内即可排出圩区内涝,沿岗河上修建了工农兵大桥、反修大桥、军台大桥、薛集大桥,与外界相通。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曾多次亲临城西湖军垦农场视察,接见部队和在农场锻炼的军校大学生。196657日,毛主席在中央军委围垦城西湖的报告上作了批示,被称为“五七指示”,因此,城西湖又被称为“五七指示”的发源地。

围垦城西湖,是在国家粮食严重不足,“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大背景下做出的决定,在解决部队生活补助粮方面做出了一定成绩,城西湖内群众耕种的农田在排灌条件上也随着得到了改善,增加了保收系数。但由于围垦后,城西湖常年蓄水区减少了四分之三以上,正常来水被军垦圩堤阻断了入湖的去路,造成“湖水搬家”,使原来保收的沿岗耕地成了新的淹没区;而且,城西湖由于蓄水面积减少,水体失去了天然净化功能,对从城西湖饮水的居民健康是个威胁。因此,从1980年开始,历届县委、政府根据人民的呼声,都把城西湖退垦还湖作为一个重大问题,不断向上级反映;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记者也为之奔走呼号。1986年春天,国务院副总理万里同志在新华社记者宣奉华写的一份内参上签署意见:“特为民请命。”军委主席邓小平同志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气魄,果断批示:“湖下围垦部队应尽数撤出。”至此,部队无偿地退出苦心经营了20年的现代化农场,城西湖退垦还湖,恢复了生态平衡。

城西湖,真是一个特殊的湖,了不起的湖,何其幸运啊,竟然惊动了共和国两代领袖为其批示!城西湖的沧桑变化,足以证明:人民领袖为人民,人民军队为人民,为了人民,军队不怕牺牲,敢于奋斗,战胜艰难险阻,将荒湖变成良田;为了人民,军队敢于舍弃既得利益,顺应自然,为湖水让路,还城西湖万顷碧波。

 

05

1991年的淮河大水,震惊了全国。亲眼目睹这场空前浩劫的中央领导,痛心疾首,大声疾呼:“淮河不治理,安徽无宁日。”当年秋天,党中央、国务院就做出了进一步治理淮河的决定,掀起第二次治淮高潮,十八项治淮重点工程中,直接与城西湖有关的就有两项。一是淮河退建工程。这项工程,将淮河大堤截弯取直,后移1500米,城西湖割让出8.77平方公里的土地,拓宽淮河行洪通道。祖祖辈辈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一万八千多人,为了淮河的安澜,心甘情愿地为河水让路,从故土家园上撤离,有的搬上新筑的靠堤庄台,有的迁移到几十里外的岗区安置。

二是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上马。从20011222日动工,到20066月,临淮岗工程顺利通过验收,总投资22.67亿元,建成了治淮史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使得淮河中下游的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如果碰到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国家将启动控制工程,把洪水拦截在临淮岗以上,让它进入包括城西湖在内的蓄洪区,相应滞洪量为121.3亿立方米,为确保两淮能源基地、京九和京沪交通大动脉、淮北大堤及沿淮大中城市的防洪安全立下汗马功劳。淮委的同志算过一笔账,按照1998年不变价计算,一次性减灾效益可达235亿元。届时,城西湖将发挥“王牌”效应,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做出新的贡献;湖区农田和财产被淹没后国家会给予相应补偿。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是我国治淮史上最伟大的丰碑,城西湖正在为淮水安澜、梦想成真做出新的贡献!

 

06

如今的城西湖,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不懈治理,已实现了因地制宜,顺应自然,宜养则养、宜耕则耕,避灾保收、人水和谐。数十公里湖堤玉带环绕,将其切割为养殖湖面和耕种湖区,营造了一湖碧波和万顷良田的自然生态家园。

十几万亩养殖湖面,烟波浩渺,水碧天青,丰姿绰约,美不胜收。水底有鲜鱼肥蟹,湖面有红菱绿芡;万亩荷塘,“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湿地自然保护区,水草丰茂,是珍禽水鸟的天堂;20178月底建成通车的城西湖特大桥,跨度2.5公里,如长虹卧波,沟通湖东湖西,连接皖豫两省,是城西湖上的一道新的景观。听说县城西门外,还要建以水景为主题的滨湖公园,未来,城西湖在旅游观光方面一定会给人们带来崭新的体验。

耕种湖区,阡陌纵横,良田万顷,有方便的公路交通,有完善的排灌设施,土肥水丰,旱涝无忧,午麦秋稻,机耕机收,亩产双千斤,是名符其实的大粮仓。

沿淮人民居住条件也大为改善了,家家户户告别了昔日“土打墙,毛草房,泥巴凳子泥巴床,衣服挂在绳子上”的贫穷简陋的民居,住进了靠堤庄台上的新房,少数仍在湖下生活的人家也住上了“避洪楼”。寻常百姓家中有了彩电、冰箱、空调、摩托、轿车,还用上了自来水,开展了“厕所革命”。更重要的是人们的心态和行为方式的变化,不再固守田园,竭泽而渔,而是将土地流转出去,由大户集约经营,青壮劳力到城市打工经商,既富了口袋,也富了脑袋,学会了技能,还养成了文明习惯;留守儿童全部入学,老年人享受着幸福的晚年。

“淮河风情一卷画,喜看农家绘新图。”我出生于淮河岸边,城西湖是我永远的牵挂。退休后,我喜欢到淮河大堤上漫步,无论是坐车、骑车,还是步行,展现在面前的都是一幅炫丽多姿、赏心悦目的美丽画卷:玉带般的淮河,清澈澄碧,静静地流淌,宽阔的河面上运输的船只来来往往;靠堤的防护林带,绿柳拂风,燕子低飞,黄鹂轻唱。放眼城西湖内,平畴百里,田园如画;远眺湖区,如一面偌大的镜子,在阳光照耀下银光闪闪;大堤上,庄台相连,红瓦白墙的民居,鳞次栉比,迎面而来的是笑容满面悠闲散步的老者和精神抖擞奋发有为的青壮。观赏着赏心悦目的风景,抚摸着城西湖悠久的历史、厚重的文化,遥想当年峥嵘岁月、目睹这沧海桑田的变化,我心旷神怡,获得一份最美的精神享受,而且,浮想联翩,感慨万端:这真是“百世岁月当代好,千古江山今朝新”啊!果然是“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

201812月第一稿,20207月重新构思改写。

 

附注:作者王国信系县人大退休干部,霍邱老年大学名誉校长,六安市作协会员,安徽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发布时间:2020-10-26 | 来源: | 作者:王国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