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霍邱新闻网!今天是2021年2月25日星期四
内容
  • 标题
  • 内容
  • 作者
搜索

新闻热线:+086-0564-2717666

网上投稿:hqnews@qq.com

首页 > > 详情
《淮风叠句(组诗)》(首届淮河风情征文大赛二等奖)
发布时间:2020-10-26 | 来源: | 作者:王太贵 | 责任编辑:

《淮风叠句》

 

1.

淮河之夏漫长又舒缓

仿佛蝉虫的鸣叫,颇有耐心

清风吹拂滚滚麦浪

哦!这是另一条淮河

上帝之手拨动彩釉

一幅金黄的画卷铺在淮河两岸

热烈又沉静

 

2.

一台台收割机

一条河流的胃

自北向南不停地跑动着

蝴蝶在打盹,古老的睡意

停留在一根芦苇上

远方的飞鸟

是我随手扔出的瓦块

在雾蒙蒙的河面上

漂浮不定

 

3.

节令适宜,蓼草苍翠

把顽皮的脚丫写在淮河两岸

这些在淮畔长大的孩子

仿佛得到神的眷顾

淮水碧绿,到了秋天

就写成额头上的点点红蕊

祖先的胎记啊

泛着无限的晕圈

 

4.

淮水暗涨,一叶枯舟

像一个人的心思

在水面上浮浮沉沉

披蓑衣的渔夫

在盈盈麦香中撒下渔网

他哼唱的民谣,让历史安顿下来

却留不住天边的一抹晚霞

 

5.

车过堤坝的晌午时分

泥塑艺术家说起家乡的灾难史

桤柳林一片阒静,那里

曾经饿殍遍野,洪流、废墟……

破烂的雨棚里闪现出

一张稚嫩的脸庞

沾满雨水和泥巴

 

6.

黑色的土壤,镌刻着先辈们的足迹

血泪,尸体,墓碑……

一页页翻过淮河的泛滥史

摇曳的麦穗,如金色汉字

书写着一次次滥觞

 这一生,我都要为淮河塑像

谷物丰盛,人丁兴旺

祖先在泥土里一一复活

 

7.

“只余鸥鹭无拘管,北去南来自在飞”

整个下午,在鸥鹭的眼神中

我学会沉思和逗留

我眼前的淮河,与地理教科书的距离

约等于一阵大别山的松涛

从桐柏山,吹向淮河中游的临淮岗

(①,宋·杨万里《初入淮河四绝句》其三)

 

8.

一朵野花,有颗虔诚的修行之心

在坡地静静绽放

它的隐秘之美

如谜语,在无风的河面上

划出纤细的涟漪

这闷热的午后,闸坝上的工人

在水泥缝中嵌进一块块钢板

我感觉骨骼在松动,而我的酒杯

晃动着淮河的灵魂

 

9.

“此生定向江湖老,默数淮中十往来”

火焰般的五月,我借一团柳絮

从遥远的上游飞来

大河无言,江山被麦香包围

没有欢愉,也没有悲伤

鱼虾们追逐着朵朵浪花

飞鸟在天空说着家乡的方言

一个女人在给孩子喂奶

在光阴的泥淖中,淮河像个鼓手

隐忍而又克制

(②,宋·苏轼《淮上早发》)

 

《夏日淮河》

 

一个光着膀子的拖拉机手

站在暮色的堤坝上喝稀饭

瓷碗盛大,膀子乌黑

 

酝酿许久的饱嗝响亮喷出

饭粒落在电线上,变成黑色的雀鸟

一排排站立,直到天色暗下来

 

千帆不见,渔火在农舍的吊灯上燃烧

一个不喜欢交作业的男生

但他有金色的汉字

写在麦芒上,写在田野上

写在收割机的黑色履带上

 

他的梦想是像父亲一样

开着橙色的收割机疯狂奔跑

从黎明到黄昏

 

然后掉转方向

把淮河的滔滔浪花

简简单单地修理一番

 

《淮河柳编》

 

在空旷的淮河边,你是坚强的父亲

泛滥之水,仅仅是一腔小曲

乌鸦站在树梢,两手空空

在淮河面前,它像个赎罪的孩子

 

而在通明的室内,你就是纤柔的女儿

提在手里、挎在腰间,也可置于枕边

给你鲜花,给你绫罗,给你美丽赞词

 

而你,始终保持温润的光泽

微笑的样子,让人难忘

 

《望淮亭望淮》

 

淮河不仅产鱼、产虾

还盛产肥沃的泥土

49孔大闸横卧

50米小山竖立

 

这方矮小山包,被踩在脚下

我感到脚底沁凉,似乎有条鱼

在扭动肚皮,急促的喘气

 

松枝密集,望淮的亭子

不够高大,有人建议

添加阁楼,修建高塔

隐隐而动的淮河

即可尽收眼底

 

松竹稀疏,荆棘衰败

三两丛野果,独自红艳

当我们离开的时候,有只小鸟

从淮河边飞来

 

《夜宿淮河》

 

金碧辉煌

觥筹交错

我们把呜呜冬风拒之门外

 

笙歌鼎沸

推杯换盏

我们把孤寂的淮河拒之门外

 

今夜,那个在台子上

披棉袄提马灯

去牛棚添加草料的人

是最温暖的

 

《淮河故道》

 

柳林衰颓

房屋影绰

几缕悲切的炊烟

拉魂腔一样

时断时续

 

河滩干涸

枯草遍地

几条黄牛把头深深

埋进草丛

像最后搬迁的移民

对故土的祭奠

 

天空阴霾

雾锁长淮

上游的船只尚未到达

鸥鹭不在北雁南飞

此刻,谁对淮河留念

谁的心意不佳

 

《淮畔初夏即景》

 

堤坝上覆盖着嫩绿的青草
西边是静默的羊群
嗷叫的鹅群在东边涌动

 

这两摊白色的云彩呀
不像小学生,放学就回家
也不像一个国家

急于攻打另一个城邦

 

它们在堤坝上先闹腾一番

你推我搡追逐嬉戏

羊说的话,鹅听不明白

但这不妨碍一只鹅

对羊群充满好奇

 

鹅唱的歌很难听

但是这并不影响小羊

吃草的心情

 

给它们时间吧

给它们年年如是的青草吧

 

一只鹅掉进羊群里,人看不出来

一只羊站在鹅群里,像小鹅

突然间长大了

 

主人坐在堤坝上抽烟

默不作声,他穿着白衬衫

像一块落入凡间的云彩

 

《从西湖北路到蓼城路》

 

整个夏天,雨水将暂时替代我的脚步

丈量从西湖北路到蓼城路的距离

淮河的水在暗涨,一颗躁动的心灵

却渐趋平静,张贴在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

找到风雨飘摇的身世,洒水车挟裹着

异乡的体温,从一则早间新闻报道中开来

它的水滴和音乐,在食客的舌尖上滚落

天空阴沉着脸,酒杯倒映着昨天的汛情

一条路镌刻的矜持和谦逊,一座水泥桥

固守的美德和温婉,在雨水中嚎啕大哭

一间店面,换了三个行当,一泓碧波

从电闪雷鸣的湖面,迁移到堤坝的柳梢

在蛙鸣中睡去的紫薇、香樟、白杨、广玉兰

城市患了相思病,它们却学会放弃和沉默

而那些一大早,就跟随滚滚车轮涌进城市的

玉米、茄子、毛豆、黄瓜、西红柿……

浑身湿漉漉的,蹲在蓼城路的集市里

泪眼婆娑的脸庞,仿佛小城的另一张面孔

在雨水中编织着美丽的朴素梦想

 

《西湖北路》

 

西湖北路的月色,被神的手轻轻剥落

水果摊的老师傅,手持黑色弯刀,旋转中

剔下菠萝的皮、西湖的皮、醉眼朦胧中

夜晚的皮,一地金黄,像为了精炼某首诗

而删减的词语。那些表情整肃的水果

在杏黄的灯光下,一言不发,它们缄默的内心

洞藏着人世的秘密,一旦开口

就会咔嚓一声,失去嘴巴和舌头

肆无忌惮的,只有暮春的柳絮

从工农兵大桥开始,穿过玉兰和香樟

体内的仙境,在围墙外的桂枝上逗留

而秋天尚未来临,楼盘高耸,起重机轰鸣

这笨拙的机器,经不起柳絮的一瞥

她们精准的路线图是,一路向北,跳过淮河

 

 

   作者简介:王太贵,19838月生,现工作于霍邱县机关事务管理服务中心。大学时期创办河畔诗社,并开始文学创作。先后结业于鲁迅文学院安徽作家研修班、鲁迅文学院新时代诗歌高级研修班。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六安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霍邱县十届政协委员。曾参加《诗刊》社新时代诗歌青年论坛和第二届安徽新青年诗人改稿会。作品发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潮》《安徽文学》《作品》《中华文学》《诗选刊》《阳光》《诗林》等刊物。诗歌入选《21世纪诗歌精选》《中国新诗年鉴》《安徽80后诗歌档案》《2018中国诗歌排行榜》等选本。曾获中国东营黄河口诗会一等奖、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金奖、第二届“文昌杯”华语诗歌大赛一等奖、首届全国廉政诗歌创作大赛特等奖等奖项。





 




发布时间:2020-10-26 | 来源: | 作者:王太贵 | 责任编辑: